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校园文章

我的爷爷也是助人为乐的“八仙”

发布时间:2020-09-24

此“八仙”

一说到“八仙”二字,脑海中就跳出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铁拐李、汉钟离、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张果老、韩湘子、曹国舅。后来了解到乡下也有“八仙”的队伍,只不过他的工作与城里殡仪馆的类似,做着为“死者”服务的工作,做着善后的工作,也辛苦,也算光荣。

脑子是个奇怪的东西,它总是莫名地跳出一些思绪,或者说,自己的人是另类的,以至于思绪万千,又是那个配合当时想法表演的自己,畅所欲言,自私满足了当时那和盘托出的话,过后是毫无理由的删除,看上去些许奇怪,只是记录时又是那样豁达,觉得做自己就好,觉得没有刻意写悲观情绪就好,关于其他,自顾不暇。

前面有说到,乡下也有“八仙”的队伍,所谓“八仙”,顾名思义一定是八个人,少一个人,都不足以凑成一个团队。在此怀着一颗敬畏的心,诉说下这职业背后的故事,如有不敬之处,还望海涵!

他们这队伍的形成,不知道是民众选举出来的还是怎样,但我想更多的是一种自愿精神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看上去很勇敢,毕竟每个人对于不同的职业的定义也是不同,毕竟此工作,还真不是人人都可以担此重任的!

生死话题早已经显得不再是那样避讳,我们倡导人生苦短,你要勇敢做自己,只是我们也都知道,任何人都别想活着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关于“死亡”,我们终有一天会与牛头马面碰面,终有一天会用上“八仙”这个神圣的职业。

他人一旦仙逝,自然是通知家人的同时不忘通知“八仙”,好让他们做好接下来的交接工作,在三天中做完所有的葬礼仪式,才算结束了此次“行程”。

仙人是需要给“死者”做洗澡工作的,男仙人接待同性,女仙人接待同性,他们是有区分开来的。然后给他们穿上早就准备好的寿衣,那看上去光鲜亮丽的衣服,有的人,一辈子,也许这是穿的唯一一件有五颜六色的衣服,平时都是朴素装扮,活了一辈子,省了一辈子。

穿衣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人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他的肉都是软的,你要一点一点地帮他把衣服穿进去,然后让他看上去是一个“体面”的人。此项工作做好,接下来便是小心翼翼地让死者入棺,此时的棺,它的盖子还是打开的状态。

丧事消息一出,就陆陆续续会有来悼念的人,乡下称来“送礼”的人,他们会买几把纸过来,然后根据与死者的关系,决定给多少钱,会说节哀顺变的话,到了饭点会来赴约吃饭。

乡下的婚丧嫁娶形式其实挺隆重,虽然其中的过程在不断被简化,但老祖宗留下来的很多东西都在不断延续。

葬礼举行的第二天的晚上,就到了仙人们“大显身手”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凭借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赚取更多的“外汇”。

大概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这个时候那些“披麻戴孝”的人就得有点表示了。这些仙人会按照固有的顺序一个个把人叫过去,给钱他们。从死者的女儿、孙女、外孙女这些最亲的人开始叫起,当然,这个环节,所有男士是不需要参加的。

这个环节,让我觉得有点想笑,却又是在当时那种痛定失痛的环境中,笑不出来。其实那些仙人他们要的也不算多,女儿大概一人200,孙女、外孙女一人40,要是遇到那种愿意给钱的所谓“大款”,也许能给好几百。轮到我们这些小朋友给钱的时候,那些仙人说还要在添一点的时候,家长就会解释说,小孩子还在读书,不用再多给了,这个时候显得真的有些热闹,像是一场辩论赛一般,丝毫忘却了这是一场泣不成声的葬礼。

同时,这些仙人在收到每一笔钱以后,就会说一句好听的话,一句祝福的话,祝考上好大学亦或是生意兴隆,或者干脆来一句祝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在不太清楚那个人的职业是什么的情况下,毕竟,这是一句万能句型。

被这种娱乐似的氛围搞的真的不算太难过的那种,直到第三天也就是葬礼最后一天的时候,会觉得,所有的哭声都不够大,所有的难过都表达不出来。

第三天了,要送“死者”入土为安了。在这之前,仙人们会把所有那些送给“死者”的踏花被子一床一床地折叠成棺木大小放进去,每放一个进去,就对死者说一句,这是你谁给你盖被子来了。

做完这项工作以后,仙人们会安排所有披麻戴孝的亲人绕着棺木巡视一遍,算是与亲人的告别仪式。这个时候,你可以看到那张已经消瘦下去的脸,那个嘴巴里塞满了稻谷的样子,说是这样不易于腐烂,那个你叫不醒的人,那个也许昨日都还在与你有对话的人。

巡视的时间总是短暂,毕竟一方棺木也就那么大小,告别完以后,这个时候所有亲人要离开此地,并且绝对不能回头,不能看仙人们盖棺的那一幕,看他们把钉子打入棺木的那一幕,大概又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后代人照做就好。

接下来仙人们的工作是抬着“死者”上山,有的目的地稍远,有的比较近,一切都取决于“死者”的儿子所选择的地点。途中他们会歇息一两次,直至送达目的地。

到达目的地以后,是妥妥当当把“死者”放进土壤里,在这之后,仙人们会一直守在“死者”身旁,直到太阳下山,他们回去吃晚饭。

关于为什么我会比较清楚这个职业,除了我出席过几次很亲的人亦或是不算亲的人的葬礼仪式以外,爷爷生前也有从事过这个职业,以至于我能更好的了解这个职业。记得以前问过爷爷与之相关的问题,我问爷爷,做这个工作不怕吗?爷爷说,为什么要怕呢?要当做这是在做好事,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人去做。应该对于很多自嘲自己是“土埋半截”的老人来说,关于“仙逝”,他们更是早已经看淡,他们打着“过一天算一天”的算盘,活的是那样现实,那样大彻大悟。

谨以此拙劣文字,献给那些拥有此“八仙”高尚职业的人。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