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励志名言

把手牵牢(小小说)

发布时间:2020-09-24

他从小失去母亲,是老爹把他拉扯大,又苦熬岁月供他读书。他很争气,高中毕业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但那个令人眩目的录取通知书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了父子俩的头上,家里没有钱。老爹和他抱在一起哭作一团。就在这时候老根伯来了,把一沓钱放在父子俩的面前,老根伯卖掉了他家里的两头牛。老根伯说:“娃,考上名牌大学不容易,金子银子也买不来……”

他和老爹一齐给老根伯跪下了。老根伯把父子俩搀起,拍拍他的肩头说:“娃,记住,钱到用时才值钱,人,有了出息才能做个真正有用的人……”

他终于熬到了大学毕业。老爹说:“娃,把凤子娶过来吧,凤子是个好姑娘……”凤子是老根伯的独生女儿,与他同年生。凤子没考上大学。

他也喜欢凤子,凤子模样挺俊气,性格温温柔柔的。他说:“只要凤子愿意……”

凤子当然愿意。他就和凤子结了婚。

他分配到遥远的四川成都,每年只能休两个月探亲假。凤子是个好女人,又能干,又会过日子,对老公爹百般孝顺,事事不用老公爹操心。第二年,凤子生了个宝贝儿子,一家人欢欢乐乐。后来,老人家去世了,他安葬了老爹后对凤子说:“跟我去成都吧,这几年够苦的了……”凤子摇摇头说:“不,乡下生活惯了,我舍不得这个家,也舍不得家里这一摊子……”

于是,他依然在城里过单身生活。他爱凤子,也感激凤子,他就想无论如何不能做出对不起凤子的事,他下决心要管住自己……他要管住自己,但他却不能管住别人。像他这样名牌大学毕业生,既有才华又有魅力的青年,难免不时受到女性的“冲击”。那个既漂亮又新潮的姑娘小丹对他攻击的炮火尤为猛烈。终于有一天他固守的城池被攻破了,他做了小丹的“俘虏”。做了小丹的俘虏后他才感觉到女人跟女人确实不一样,乡下的凤子和城里的小丹简直是天壤之别……感情决堤,洪流奔泄,想堵住决口难于上青天……

有一次,小丹与他做爱后说:“跟乡下那女人离了吧……”

他的心里猛地一颤,默默地低下了头。

小丹似嗔似怨地说:“一个乡下女人有什么可留恋的?为什么这样优柔寡断?”

他吱吱唔唔地说:“等春节回家时再办吧。”

到了农历腊月,他又要回家休探亲假,小丹送他到火车站。临上车时,小丹说:“记住,一定要把离婚手续办好……”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春节后他回来了。小丹问他离婚的事,他苦笑了一下说:“对不起,真对不起……”

一年,两年,他一连给小丹带回来三个“对不起”。

小丹很难过。但她依然对他很痴情。小丹爱他爱得不能自拔,她也很自信自己的执着与魅力,他逃脱不掉……

这年的“五一”节休假,小丹约他去西郊杜甫草堂游览,两个人觉得累了,在一片树荫下挨肩坐了下来。小丹一脸凄然,不无尤怨地说:“咱俩的事该有个结果了。我已经等了你三年多,我的心已被你揉成了齑粉……这样对待一个痴情女子你不觉得太残忍吗?但我还要给你最后一次机会——7月1日前你必须把离婚手续拿回来。7月1日是我的生日,过了这个生日我就整整29岁了!如果你真心地爱我,你就应该对我这个年龄负责……”

他惊愕地望着小丹,久久地沉默后,斩钉截铁地说:“离!这次一定离!”

几天后,他登上北上的列车。

回到家里后,他坦诚地向凤子提出了离婚的事。

“离吧。”凤子脸色平静,手里仍在忙着活。

“凤子,我不是跟你开玩笑……”

“我知道。”凤子说,“其实三年来你一直想提这件事,我看得出来。我不恨你,你已经痛苦了三年,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现在孩子已经6岁了,我能抚养他,你放心吧。明天就去镇上办手续……”

他的心像被刀刺了一下,但想到美丽的小丹他又咬紧牙关……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和凤子悄悄地出了村。村子离镇上十多里路,他俩一前一后默默地走着,谁也没说话。不知不觉地走出了五六里路,一条小河横在他们的面前 ,河水浑浊,浪花翻卷。前天下了一场暴雨,河水暴涨,冲毁了小河上的木桥。现在河水虽然下降了许多,但依然有些骇人。凤子毫不犹豫地挽起裤子趟进河水中,河中心水深齐腰,水流湍急,凤子不慌不忙轻轻松松地趟到了对岸。站在河这边的他蹙着眉头,焦急地在河边踱来踱去。最后终于下了决心挽起裤脚趟进河里。还没有到河心,他就感到一阵头晕,身子仿佛要漂起来!他吓得脸色煞白,急忙转过身趔趔趄趄地返回岸上。他蹲在河岸上,呆呆地望着奔腾的河水感到一筹莫展了……就在这时候,凤子又从河对岸趟了回来。凤子嘘了一口气望着一脸沮丧的他说:“别发愁,我背你过去……”凤子说着弓下身子,“来,趴在我的背上……”

他的脸色涨得通红,不置可否。

凤子说:“来吧,我不会把你扔进河里……”

他怯怯地趴在凤子的背上,凤子挺起身趟进河水中。凤子的脚步稳稳地前进,始终保持着平衡,不摇不晃。到了对岸凤子把他轻轻地放下,抹一把脸上的汗水,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走吧,再走三四里路就到镇上了。”

他没有作声,木桩似的呆立着。

“走吧。”凤子说,“办了手续快些回来,下午我还要去田里做活……”

他浑身痉挛般地颤抖,两眼泪光莹莹:“凤子,咱们回家吧……”

凤子吃惊地望着他:“回家?你……”

他哽咽着说:“凤子,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要你和我一起回家……”

凤子两眼的泪水刷地流了下来。从来没想到委屈的凤子此时此刻真的感到委屈了。凤子哭得抽抽噎噎,心里酸酸的,苦苦的,她真想把心里的委屈全倒出来。但凤子什么也没说,凤子擦了擦眼泪转身来到他的跟前:“还趴在我的背上吧……”

“不!”他声音颤颤地说,“我们手牵着手趟回去,只要我们把手牵牢,我什么也不怕!”他说着用力牵住凤子的手,两个人肩并肩地趟进滚滚的河水中……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