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亲情文章

一个话粗理不粗的逻辑

发布时间:2020-09-14

今天跟朋友探讨花钱的问题,大家都对目前的经济情况有着自己的解读,虽然大家都不是什么经济学科的专业人士,都在凭着自己的理解瞎白话。但谈着谈着,大家发现,就算是凭着自己的这点思维能力,居然也看出了些道道,分析出来一些话粗理不粗的道理来。

我用土法炼钢的方式给大家解释一下吧。打个比方,我们创造的财富就像是一大池子水,这个池子处在一个高位(即中央),池子底部有很多管子,把水放下来。管子有的粗,有的细,一层层分流下来。社会上的各色人等就像是的安置在各个部位的零件,一个个被水冲着转动着构成了整个社会的运转。那么这个大水池的水是从哪里来呢?这刚好是个反向的运动,最底层人在负责从地下抽水。中间的各个零件负责把水抽提上去,最后汇集到大水池里面。有人会问,既然我们自己抽水,为啥还必须要那大池子重新给我们分水呢?注意啦,你抽水上去的管道和给你水的管道是严格分开的两条管道,银行柜员最明白这个道理了,天天数着成捆成捆的钱,却没有一张是自己的。一个国家的社会结构是否合理,就看看它的管道结构设计的是否合理了。如果粗细搭配非常科学,则大家各安其职,国家就会长久稳定地运转下去,水就会不多不少一点点地从地下吸取上来,只要人口没有大的变化,各个环节都能实现新老零件及时交替,这台机器就会非常稳定地运行下去。但如果管线设置的不够合理,就会影响到各个关节的供水和给水。有的环节就会异常粗壮,有的环节就会超负荷飞速运转,有的环节就会枯干而喝不到水。这时国家这台大机器就会出现问题,我指得是什么,相信大家都懂得。有人会说,不对吧,既然我们的机器有这么大毛病,那我们水池里的水为啥还会飞速增长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们底层的小零件们超级耐用,吃得少干得多,远不像希腊的零件那么娇贵,刚一来压力,就不玩活了。

好,原理部分就说这么多,估计小学生都能明白这个道理。下面我们分析个个案来试试。比如说天朝国富民穷的道理。天朝那么一大池子水究竟是在怎样运行的呢?为什么老百姓这个小齿轮都快转飞了,拼命向上抽水,可就是看不到钱呢?在天朝,从大结构看,构造较简单,分为权贵和屁民两个阶层,是个相对陈旧的式样。机器虽然在拼命地做功,但大部分水在回放下来的中途,直接回流到上层去了。或者是在权贵层(即上层)形成了一套内循环,水不再向下流了。很多有特权的人甚至自己在大池子底下捅个窟窿,水就引到自己家去了。有人会疑问?这些权贵搞了钱就是要去花的,怎么就流不到下层屁民这里呢?你的水箱理论有问题!那好,我就再说得粗俗一点,好让大家一听就明白,一笑就了之。

比方说,一个权贵去到“某人间”消费了一个Miss。我们看一下资金流向。其中50%流向了“某人间”的老板,其亦属于权贵阶层,基本属于内循环。“50%”流向了Miss本人。流向Miss的部分算是资金流从高层流向了低层。假定这位Miss是位善良淳朴的女性,其把收入所得分成5份。10%给父母看病、10%供弟弟上大学、10%供买房用、10%理财、10%供个人花销。好了,现在我们来看下Miss的money是怎么回流的,且是以什么样的速度回流的。看病=天价!学费也不便宜!房价,还用说吗?理财,有赚的吗?只有10%个人消费了。Miss买了台Iphone(当然不能是水货),一部分税金回流国库,一部分货款流向了美国apple总部。apple总部再打回少量的银子给中国的apple工人。这个apple工人在用其医疗、供房、养老、子女教育、吃喝拉撒……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