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励志名言

蓝月亮

发布时间:2020-09-11

很庆幸,有钱难买的少年之时,我就有一位诤友。他的经历让我早早的体验到人世的离合,悲欢,以至于成年后遭遇些人生变故,我能够处变不惊。

很庆幸,虽生于僻壤的非常年代,蒙学之初,我就有条件在文学瑰宝唐诗宋词里徜徉,使我日后能够将我的人生感悟行诸于文字。

我的那位诤友小名叫三毛儿,学名叫郑传河,我俩同岁,我比他小月份。我常喊他三毛儿,他嘴乖,总是喊我二兄弟。我俩同住一个湾子,从小在一起屙尿和泥,又一起报名读书分在同一个班级,关系好得只嫌多出一个脑袋。

有一回大概是星期天,我俩儿在稻场上玩抓石子儿,忽然一阵清风吹来一张发黄的旧纸,我抓住一看是一首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首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唐诗,现在连幼儿园的小朋友早已是耳闻目详,可那时上小学二年级的三毛和我还是第一次读到。也不完全理解诗的意思,只是读着顺口,感觉怪好。我和三毛儿一边玩耍一边你一句我一句地读着。因声音太大,被湾后的小柯听见了(多年后才知道,那张发黄的诗纸是小柯故意让风吹给我们的)。小柯跑过来问我俩,懂得这首诗的意思吗?我俩先点头后摇头。三毛儿扔掉手里的石子讨好卖乖地说,小柯,你要是懂得,当我俩的老师,给我俩个说道说道!小柯高兴地答应了。小柯是昵称,全湾的男女老少都这样叫。他是老三届高中生,学问很大,光砖头厚的书就有满满一大木柜。本来大队小学和公社中学争着请他去当老师,可不早不晚他父亲参加一个啥组织被错误的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自然影响到小柯的前程,他只好猫在屋里给生产队当记工员。满肚子的学问有人愿意传承,小柯自然高兴呀。他一字一句的给我俩讲解唐诗,讲得生动有趣。什么托物言志,望月怀远,明月千里寄相思…… 在溶溶月光下,小柯为我俩打开一扇扇古诗的大门。

我们在唐诗宋词的美妙意境中从2年级进入4年级,从8岁进入10岁,已经能够悟出唐诗宋词中最动人处莫过写别离、旅怀的诗。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人生第一次真真切切品尝唐诗宋词里的别离的滋味竟是好友三毛儿的离家。

按照事先的约定,三毛儿年满10岁就要过继给舅舅当儿子。他的舅舅姓孙,家住三河口,属湖北麻城,离我们湾子最少有30里山路,最麻烦的是要搭船过江才能到。说是江,也就是大型三河口水库。

自从知道离家的日子,三毛儿天天哭啼。

好友即将离去,我心里非常难过,还要违心的按照大人的意思劝说三毛儿。

离家的那一天,三毛儿新衣裳新鞋也不穿,死死地抱着走廊上的木柱子,哭得院子里的梨花在枝头乱颤。故土难离呀!娘把我拉到一边替我擦着泪,她自己却抽泣地说,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细伢儿离不开娘!终究胳膊终别不过大腿。满湾子男女老少含着泪轮番上去连哄带劝,三毛儿才一步三回头的上路。三毛儿平日嘴甜,腿脚勤快,湾里、学校人缘都好,邻里、老师、同学自发地送他。小柯还组织了一盘锣鼓,长锤扯的是《思贤》。悠扬的锣鼓,绵长的小号更增添别离的伤感。“座中泣下谁最多,江中司马青衫湿。”最伤心的莫过三毛的父亲郑大爷。

郑大爷本是朱洪武的老乡,自小和父母姐姐一起逃荒要饭相沫濡相依为命。老天还不怜见,一次遭遇土匪冲散全家,郑大爷自个儿流浪,8岁流落到大别山区被湾里的胡家收留,帮胡家放牛。胡家是财主不但没有剥削他,反而处处善待他,给他田地房屋,还张罗着给他娶媳妇儿。像他这种无根无袢单门独户仰人鼻息的主儿,找媳妇儿是千难万难。胡家不忍心让他当寡汉条子,硬是当家把一拐弯亲戚孙家的老女子说给他。孙家抹不开胡家的面子,勉强答应,但附加一个条件:眼看独生儿子结婚5年没有怀孕,磕头烧香也不见祖坟冒青烟,估计抱孙子的希望不大,要求将来捡了外孙过继一个舅家承继香火。也是郑大爷饥不择食,心想无非多生一个就是了,于是满口应承,签字画押。如今父子别离难免勾起童年那场生死别离之情,咋不叫他伤心!

一路期期艾艾,磨磨蹭蹭,好不容易走到江边码头,天已放黑,迎接的木船早已候在那里。三毛哭倒在地,不肯上船。一路伤心,郑大爷只是不停的落泪,此时再也矜持不住嚎啕地哭着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三毛儿。我的心也一痛一痛的。“人生自古伤离别”,此情此景,我才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肝肠寸断,什么叫撕心裂肺。如果说以前背唐诗宋词是“为赋新诗强说愁”,“而今识得愁滋味”,10岁的我便有沧桑之感。

主事儿的人赶紧将父子俩掰开,一番劝说,三毛同意上船,但要我和小柯同行。

小船经竹篙一点,倏的离岸,此时天已完完全全的黑了下来。一轮明月自东山尖蹦到天上,飘逸俊朗,洒满江清辉。江水清清,江水平平,此此情此景是“山随平野尽,月涌大江流”,还是“清风明月本无价,远山近水皆有情”?小船?G乃?G乃地在江中游着,又是第一次夜游大江,若不是伤别,这景致倒是不错的。

三毛儿已停止哭泣,恢复平静。他拉住我的手低低地说,二兄弟,我不在家你要经常到我家去孝敬你郑大爷;小柯教你的新诗你要细心地记下来,寄给我……我不停地点头回答,好,好,好……他又对小柯说,你结媳妇的时候一定要对我说,我好去拜见师娘。小柯说,一定一定……惜别的话语装满小船,又流到江里,于是满江都是离情。

三毛儿有些高兴,提议说,我给你们背一首《明月夜留别》吧,大家齐声叫好。

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

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

三毛情真意切地朗读不免又勾起大家的伤感。我,三毛儿,小柯并排趴在船帮上,无语,各想各的心思。

“看,蓝月亮!”三毛低叫一声。

我一惊。这三毛儿莫不是伤心过度脑子出了毛病?“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连李白都说月亮是白色的,咋会是蓝色的呢。

我们顺着三毛儿手指的方向看下去,真真切切,水中的月亮确确实实是蓝色的。我和小柯啧啧称奇,是“春来江水碧如蓝”,还是“碧空如洗”的倒影将月亮染成蓝色的呢?小柯称赞三毛儿的细心和观察能力。三毛儿高兴地说,我都想通了,舅家就在岸上住,想家,想我爸,想你们的时候,我就到江边看蓝月亮。小柯宽慰地说,很好的精神寄托,就像我教你俩学唐诗。我兴奋地说,我以后也天天看月亮,你有啥心思就对蓝月亮说,我能听得到。于是,宽阔的江面上弥漫着欢声笑语。

月亮走,船也走。小船靠岸,月亮留在了岸边。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