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亲情文章

踏花拾锦寻安好

发布时间:2020-09-06

落花,红叶,秋水无波。

阳光,冷风,日暮苍山。

北方的秋季,凉的萧瑟,静的睿智。而每到这个时节,晨起时和傍晚的瑟瑟凉意,似乎总要勾起人无限的惆怅之情。“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飞”“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这些泛着淡淡凉意和微微忧愁的词句,更把我们的秋怨描的愈来愈浓。

秋,一直是一个不敢轻易触摸的季节。犹记8年前小小的我,就是在这样满地落红时第一次体会何谓孤苦和寂寥,不止一次在陌生的人群中红了脸又红了眼。陌生的城市里,第一次不得不挺起胸膛独自远去,第一次不得不挥手作别一切我所熟悉的,第一次学会隐忍着流泪而忘记了大声哭泣的模样,第一次,尝到了长大的滋味。于是一直深深怨恨着这样一个苦涩的季节,她何其无辜却又何其残忍,让多少人不得不褪去稚嫩的外衣而披上坚硬的铠甲,我们假装坚强,假装果敢,假装不害怕、不畏惧。8年后的我,依旧在秋来时心生凉意,只是不再盲目幼稚的对一个时间的轮回满心怨愤,而是可以大胆回望自己成长的轨迹,触摸我生命的纹壁,抛去所有的不如意,忘记灰暗的记忆,在这个落花时节踮起双脚,找寻独属于秋的安好。

寻到一个暖人的午后,阳光一泻千里,而岁月,也依然美好如初 。融融的阳光从清澈的窗户斜斜射进来,我抬起头面朝这刺眼的光,然后执起右手紧握指尖细碎的阳光,近乎贪恋的静享这片刻的温暖,慵懒打盹。“当时只道是寻常,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样最初的美好在这一刻汹涌而来,生命最初的模样便在这样一个不经意间记起,岁月的初始,美的安然,静的宁谧。然而猛然回想起自己一日一日的匆匆忙忙,被世俗纠缠不得脱身,身上沾满了物质的铜臭却不自知,好像每件事、每一个步子都要有既定的轨道和到达的站点,也从未在乎过沿途的荒草亦或妖娆的花儿,只知一味往前极速飞驰。但此时,阳光暖暖洒遍全身,似要镂空我疲惫的躯体和伪装的灵魂,是啊,多久没有在这样静静流淌的时间中品一杯清茗,翻卷诗书,在这样无波的日子里,可以不问俗事,而内心也平静如水,不泛微微涟漪。

那些匆匆而过的日子里,总是夜不能寐,亦或辗转反侧,也或许猛然从惊恐中醒来,于是努力瞪大双眼,于是为了逃避梦魇,努力使自己清醒着,恐惧便在黑夜中久久的不能消散。那是如死亡般黯淡无光的记忆。

眼前,茶香随着热气升腾而上,氤氲的芬芳让我的嘴角止不住微微上扬,屋外那片满地落红的丛林真实的浮现在眼前,漫天飞舞的叶和澄澈如水的天空,瞬间沉淀我浮躁的情感,于是生命中所有的悲喜在此时只留下淡淡的痕迹,随之随风飘散,随之倾心安然。于是我踏着落花捡拾遗失的美好,循着梦境的安然于世。

思索良久,似乎再找不到任何的文字来描述这样如梦的时光,原谅我的才疏学浅 ,只好在这里停笔,以免我浅薄的词汇负了这难得的良辰美景。

清幽的茶香还在袅袅升腾着,品一下,唇齿留香。指尖轻翻一卷,吟诵着“尔今此去予素时,谁人踏花拾锦年。”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