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亲情文章

发布时间:2020-08-08

在一片不知名的山谷里,有一片清澈的湖泊。每当太阳或者月亮从山中升起,湖面上就会泛起一片片的粼粼波光。虽然在水深的地方无法看清湖底,但在浅水处,只需要微微低头,就可以将水底的景色一览无余。

在山谷中的一个山脚下,有一座村庄。这座村庄中大约有几十户人家,他们世世代代都在这里居住。人们早已记不清这里究竟承载了多少代人的记忆,有的人说是十几代,而有的人则说已经足足几十代…

说这片山谷是他们的母亲也不为过。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村民平日中的无论是种植还是捕鱼,都是靠着这片山谷的恩赐过着乐哉悠哉的日子。

最重要的是无论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丝毫不会影响到这里。除了需要去外面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之外,村民几乎都不会离开这里。

一个看起来七岁左右大的男童独自坐在岸边钓鱼。他用手拖着下巴,不耐烦地观望着湖面。

他已经半个多小时没看到鱼咬钩了,小孩子的脾性已经让他逐渐地失去了耐心。就在他下决定再等最后几分钟的时候,鱼钩附近的水面突然冒出了几个水泡。男童激动地站起身来,抬头望向刚刚冒出水泡的位置,一条看起来很大的鱼正停在鱼钩前一动不动。

“快咬、快咬……!”看着诱人的大鱼,男童心急如焚地默念着,但是鱼儿却依旧一动不动地、静静地停在鱼钩前。

男童明白这个时候不能着急。所以男童只能耐着性子等待起来,只是水里的鱼也同样在耐心地等待着什么。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双方都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突然一道响亮的女性声音从男童身后不远处传来,男童才回过神来。男童回过头应了一声,等他再转回头看的时候,水中的那条大鱼已经不在了,就连鱼钩上的鱼饵也一并消失了。

男童愣愣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空鱼钩失了神,不知他那颗洁白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一天就这样悄然无声的过去了,当新一轮太阳刚从山中冒出头,平静的湖面上突然迎来了一条筏。筏上只有两人,一大一小,看起来应该是父子两。大人在用浆慢慢的划船,而男童则在俯身看着水里的鱼群。

但筏到了湖中心的时候,一首歌突然从男人沙哑的声中出现,就如映射在湖面上的晨光一样,带着难言的伤感,悠扬的飘向了四周。

男童的目光从水里的鱼群身上转移到了父亲身上,他看着父亲背影,感受到了一股纯朴的气息。不知不觉,男童张嘴就跟着父亲一起唱起来。就在男童和父亲沉醉在歌声中,一条大鱼突然出现在了筏的旁边,它有一身漂亮的金色鳞片,尤其尾鳍犹如丝绸一样柔软。它静静地跟着筏的速度游动,就好像和筏连在了一起。

这首歌很快就被父子两唱完了,但他们两人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歌声中回过神来。他们两人与跟在筏旁边的大鱼,一起静静地向着前方的晨光前进。

午后的太阳高高的悬挂在空中,男童的目光从太阳上收回,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湖面。他今天特意又来这个位置钓鱼,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这里,或许是因为昨天那个让他难以忘怀的身影。他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但脸上却没有出现不耐烦的表情。

村庄的渔港前,有一条大鱼独自游在一条筏的旁边。它偶尔会围绕着筏绕圈,不过大多数都是静静地一动不动。或许是因为等了太久,大鱼忍不住从水底探出头,远望向前方远处的村庄。

它不知在等何人,但它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漫长的等待。

黑幕悄然无息的降临了,村庄里的每个房子的烟囱都冒出了阵阵白烟,湖面上的筏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渔港。

夜空上的月亮被朵朵云彩遮住了一半身,就像是蒙上了面纱的娇羞女孩一样。寒冷的夜风从不远处吹拂在岸边,一个披着大衣的男童从村庄小跑到了渔港。他偷偷摸摸的解开了一条绑在木柱上的绳子,然后跳到一条筏上,接着拿起筏上的浆,用力的划起了船。

皎洁的月光映射在湖面上。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闯进了平静的湖面中,在湖面上荡起了片片涟漪。男童已经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湖中心,但他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着急的环顾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然而水面一片平静,哪怕连水里常见的鱼都没有出现在男童的眼里。

男童不死心的继续往前划,但随着时间的逐渐流失,他脸上的失望之色越来越浓。就在他准备放弃就此掉头回家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水面,看到了筏的旁边出现了一条大鱼。这条奇怪的大鱼像清晨一样,不快不慢的跟着筏的速度游动。

男童惊喜的想要去伸手摸它,但是却又害怕会吓跑它,于是只能愣愣看着。

一道幽幽的女性声音突然出现在四周,虽然不知这声音从何而来,但是她唱起的歌让男童无比熟悉。听着听着,男童下意识的跟着她唱起了歌。

“花从何来,叶归哪落。”

“是谁在独奏这多变的世间,把岁月刻划成了树轮。”

朦胧的夜色下,湖面上久久回荡着动听的歌声。

世间如此多变,再一次回头看的时候,以前的时间已经转身背对自己。

一个白衣书生静静地站在一条筏上,不知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天空上久久没回过神来。

筏上没有浆,但筏却随着水流的速度不快不慢的游动在湖上。

突然,他挥了挥手衣袖,面露笑容吟起了一首诗。一条比筏还大的大鱼突然出现在了筏的旁边,它有一身色彩绚丽的鳞片,尾鳍柔软的像是融入了水流一样。

筏上的白衣书生早已看到了水里的大鱼,但他对此见怪不怪,依然还在吟诗。

吟完了几首诗之后,白衣书生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随着一道女性声音突然从湖面四周响起,白衣书生张嘴跟着女声一起唱起了一首带着悠久岁月气息的歌。

“花从何来,叶归哪落。”

“…”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