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校园文章

散文诗:小巷里的外祖母

发布时间:2020-06-25

黄昏。斜阳延长了小巷的影子,温情的岁月仍会继续拉长每一个往来巷子里的背影,就像是滔滔不绝的江水永不停息地赶赴着大海下一场约定……

年轻时。小巷里有一个人人称赞美丽而勤奋的女人。公鸡一声啼叫打破了乡村黎明前的安静,晨曦伊始的太阳绕过巷尾的墙角探出头来,一个勤奋的女人挑起了重重的扁担开始追赶一天的太阳。赶集。红红的太阳,生命在招手。

年老时。小巷里仍有一个无人不知的可爱善良的女人。南方盛夏的白昼亮得特别早。习惯早起的女人早已提着一把诺大的荷叶扇闲坐于巷口的林荫下,乘凉,闲聊家常。岁月虽然悄悄地把女人乌黑的头发染成白霜,却给女人带来了子孙满堂的其乐融融。知了。喜悦地啼鸣,生命在颂歌。

如今,巷子的故事远去了。瓦房消失了,石板凳消失了,层层石阶小道消失了,清澈的小溪消失了,还有好多与女人一起走来的同年人也消失了,只剩下女人模模糊糊记忆中的那条小巷子。

重哼几句儿时唱的歌,那股纯朴的乡村情怀早已不见踪迹,大概已经被喧闹的都市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笼罩了吧!

往日小巷子里的故事,我还记得。走着走着,耳边久久回荡起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儿歌。经过巷尾时,从前这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女人一边在洗衣服一边在替我搓澡。孩子好调皮,把女人的衣服全弄湿了,害得女人傍晚又来洗一次衣服……

巷子尽头,我看见了许多陌生的面孔纷纷而过,除了这个女人和她的男人。

村庄也逐渐远去了。斑驳的土墙壁是流星滑过的影射?还是远去的那些人儿的足迹?面对纷纷而去不再归来的人们,小巷也只能把他们的名字镌刻在残破的身体上了吧!

儿时的村庄不再寂静,小巷子的脚步也渐行渐远,看望过这位令我无比尊敬的女人,我的外祖母之后,我又匆匆启程,继续奋马加鞭地追赶着现代都市生活的节奏……

村庄不再。村庄里的小溪不在,村庄里熟悉的人儿不在……唯一庆幸的是,还有小巷里的这个女人和她的男人留给我许多纯真的回忆!弥足珍贵!

小巷啊小巷,你能不教会人们且行且珍惜?

文/珞熙五月十一日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