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你屏蔽了我的世界我如何敲打也进不来

发布时间:2020-02-20

  思想属于夜晚,痕迹归于寂寞原文所以,他总习惯在无边寂寥的黑暗中怀念。怀念过去,怀念脚印,怀念逝去的人。

  他想,怀念定然是这个世上最苦涩的味道,而喜欢怀念的人必定孤独。然而,

  我的世界里曾经住过天使。

  ——这件事又让他的寂寞在无数个黑夜中流出甜蜜。或许时光之于昨天,意义就是如此。悲伤一旦被风干,便没有了眼泪的潮湿。

推荐阅读:你的喜帖是我的请帖 黄宗泽胡杏儿示范如何当好前任

  他数过自己的过去。他用了六年的时间和她相识,又用了一年的时间对她思念,而且从她的离开直到现在,将近五年的岁月里,他依然怀念着有她的日子1~6~3~女~人~网。他觉得,这种怀念还将占据他的余生。

  他和她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同班同学。那时,两个人都是六七岁的孩子,幼稚天真,不懂世事。他和一些男生总是喜欢恶作剧以欺负她和其他的女孩子,因此她经常和他吵架,甚至还动过手,但是两人很快就能和好如初。其实,他们之间和一般的同学也没什么不同,毕竟大家都是一样的懵懂纯真。

  后来,到了五年级,她常常被老师安排在教室前面的位置,而他只能乖乖坐在最后排。或许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座位隔得太远,又或许是因为性别意识的增强,她总是喜欢和班里的女生一起做游戏,而他也往往拉着男同学到处玩闹。偶尔见面,有时是在教室门前,有时是在食堂,两个人便只是微笑,打个招呼,然后继续忙各自的事情。没有了小学时期的打闹,他们之间更多了一种同学之间的礼貌原文

  现在的他已经弄不清,两人的关系究竟是从何时起发生变化的。只是,在六年级的他终于决定写信向她告白之前的一段时期,脑海中就开始不断浮现她的样子:一起值日时,她踮起脚尖擦去黑板顶端的字迹,长发倾泻而下;认真听讲时,她白净的脸颊在阳光中染上好看的粉红;站在讲台上,身为文艺委员的她手里拿着音乐书,自信大方,歌声婉转。

  他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天使,白色的羽翼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泛着朦胧的光,几缕发丝散乱,掩映着水光潋滟的眼眸。她笑靥如花。

  然而,他没有收到回信。在洒满余晖的校园里,她亲口将他拒绝。他从她的手中拿回了自己的信。走出校门的那一刻,他看见,夕阳从地平线沉下去,消散了最后的残红。

  回到家后,他把信锁进了床边的抽屉里原文163nvren.com。在清晨到来时,他决定做她的骑士。他告诉自己,也许她会回心转意。

  他升上初一的时候,她去了市内读书。他们本就不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她又很少回家,更别说再回以前的学校,因此,除了她的父母,大家几乎都没有再见过她。他只能偶尔从和她同村的同学那里听到一些她的消息,但他无法判断这少得可怜的消息是否真实。他经常把自己的那封信拿出来看,纸上的深情,他不曾忘记。

  噩耗到来的那天,他没有准备。像被巨石滚碾,在疼痛中挤干身体里的东西。老师向同学们描述着车祸现场和她全身插满管子的情景,深情悲痛原文。而他仿佛看见,她正躺在死亡的网里,无力挣扎。他拉不住她的手。他帮不了她。他感到了深渊一样的绝望,比被拒时更加沉重。

  现在的他过着平静的生活。那段过去在流光的洗练中多了一种淡然的凉意,没有哭泣,没有失落。他很幸福,因为自己曾经等待过她,他也很庆幸,自己的生命里留下过她的足迹。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